你给我听好,想哭就要笑;

词不达意……@

晚霞

别走

天下起雨了,人是不快乐。

羽毛

理想的空间是虚无的
梦想的世界是温暖的
它就像少女篮中的火柴
点燃了她心中的火炉 照亮了她心中的黑暗
抚平了她心中的不安
她走的时候 面容是安详的
现实是无情的强暴犯
它夺去了欢笑 造成了心中的阴影
它带来的是我们不安的灵魂

我的左脚踩著虚,右脚踩著实
漫无目的的在它们之间穿梭
我喜欢虚因为它是安慰的
我不得不接受实因为它是存在的
我的虚是实,因为它也是存在的
它存在我的思想,它是我的生活
我爱虚,虚也爱我
我们生的孩子叫做忏悔
它是我的正面,也是我的反面
希望我的火柴烧完时
我的面容也是安详的
走的时候,记得把行李放下,什么都不要带著
闭起眼睛,跟著我的虚和忏悔一起消失
我的名字叫做逃避现实的旅人
现实的眼里 我是可笑的 也是可悲的...

Siempre me Quedara

[我仰起头的时候看见天空了,有一点点粘稠一点点令人心疼得玫瑰色。我还看见远处的云朵了,一层覆盖着一层,一片深深浅浅的白色,湿嗒嗒的仿佛要滴下水来。]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累,身体里所有的感官仿佛都停止了运作,我闭上眼睛,耳边有风的声音,很柔和也很安静,像是年幼时挚爱的歌谣,随着这样的空白嵌入生命里,一片突兀的虚无。] 
 
[我觉得一切似乎都要停止了,音符漂浮在我周围的空气里,冷静得令人窒息,我看见一张绝望的脸,苍白的面容和晦暗的唇。我想起那个孩子送给我的歌,他在歌词里用那样沉静的声音问我,天空可以是什么颜色,雪花可以有什么规则,生命可以有多少负荷。] ...

© 别走; | Powered by LOFTER